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阿里巴巴王坚我眼中的数据与互联网汽车

发布时间:2019-09-13 03:58:56

  阿里巴巴王坚:我眼中的数据与互联汽车

  随着互联技术的不断发展,汽车拥抱互联将成为趋势。当时上汽与阿里联合推出全球首款互联汽车后,汽车、大数据、互联就交织在一起。在刚刚结束的2016 TC汽车互联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博士针对互联大数据与汽车关系进行了阐述,以下是王坚博士演讲实录。

  王坚:非常感谢大会给这么一个机会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刚才主持人讲的是最新的书,我这边是唯一写过的东西,以前从来没有写过。

  真的非常感谢,自己是离汽车是很远,除了会开车跟汽车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最近几年被上汽教育,被上汽有一个张新权的教育。我记得第一次跟张总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讲大梁、底盘都没说清楚就谈汽车。

  其实从刚才公秘书长发言还有大会的主题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大家纠结的东西跟其他行业是一样的。什么东西呢?就是你看这里好多名词大家不知道怎么办?比如说刚才讲的车联还是叫联车?还是叫汽车互联?还是叫做互联汽车?还是叫做TC?这些名词的纠结表明了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一样。

  我自己的理解是车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缘自我很无知的直觉。大家买车挑发动机,看配置,但是大家往往忽视掉一个最最基本的东西,也是后来我思考这个问题的原点。就是车的价值是因为有路来体现的,这个是一般消费者甚至车厂都会忽视掉的,为什么会买是因为有一条东西叫路。我不在这个行业,所以我只能非常天真地去看这件事情。

  我自己的理解,车的变化某种意义上也是跟着路的变化而变化的。我现在很难想象没有高速会有今天的车,但是大家可以想一下高速公路是对原来的路的基础设施非常好的升级,才有很多的事情。

  当别人都把联车、车联还是汽车互联、移动互联的时候有一件事情是大家忽视掉的,即使在互联的圈子里,把互联当基础设施来考虑也是最近的事情。站我的角度,汽车除了改变内在的动力以外,其他的地方能帮助除非是这条路被改变,汽车所有的发展一定是内在的动力在发展,外人是没有办法的。

  我自己后来想想,这个事情值得跟上汽搅合的原因是什么呢?互联是汽车的另外的基础设施,就像道路一样。互联怎么能搞的过搞汽车的人。后来跟上汽的合作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互联变成了汽车的另外基础设施,它的作用跟过去的道路是一样的,这是所有思考的原点,因为这样就不会再从什么是车联、联车都不重要了,是基础设施的角度。这是所有思考问题的原点。

  第二个事情,我自己原来觉得有个问题在那里,我跟张总也说过很多“无知”的话,我自己觉得汽车工业有点问题,问题哪里呢?汽车工业被一部搞的找不到方向了。所以我刚才看到什么?就是秘书长讲到有个汽车+移动互联,可是这个移动互联哪里来?世界上最移动的东西就是汽车了,结果搞了一部的东西,就定义了上一次的移动互联。

  其实,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如果大家把在谈移动互联以前的互联,PC互联,或者传统互联也好。大家今天讲的移动互联就是的互联,它所有的东西做成那个。

  有时候也比较纳闷,为什么在欧美汽车工业那么发达?而且好像所谓的移动互联发达的地方出来这么一个想法?硬生生地要让在汽车里面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大,这也是会比较困惑的地方。所以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怎么把连到车里面去,这个对来来讲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几千块钱的东西为什么要跟一千块钱的东西搞在一起,这是搞不明白的。

  我完全是对这个行业“无知”的角度看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这个行业在讨论什么东西。我最受刺激的就是我朋友开宝马车来接过,结果掏出来做导航,这是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的这个行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机会还是有的。

  如果花了那么多的钱买了一个车,掏了一部可能在宝马车上随便扒下来的东西都比贵的东西来做导航。如果你看到这个现象就会知道机会在哪里。我想让今天看到的所有东西在车里有价值,让在车里面有价值,是我们想这个问题的另外一个起点,所以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后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写了一个标题党,这个也是蛮反映我的想法了。一个不的汽车工业都是耍流氓的,互联跟道路作为基础设施,让这辆车真正改变的是什么呢?改变的就是这辆车同时上,这辆车同时在互联上,用我们的话来讲就是这辆车同时跑在互联上。

  汽车有两个基础设施,一个是路,车是跑在路上的;第二个是互联,这个车是跑在互联上。跑在互联上的车是一个上的车,因为有这样两个看起来是没有关系的,而且在没有搞懂车以前观察到的现象使得我们有机会去重新审视这件事情,这个到底跟原来说的差别在什么地方,或者反思在什么地方。

  这是欧洲犯的错误,前几天我还在讲一件事情,在我提到一个的时代,互联带来的时代,后边支撑它的是两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个就是数据,一个就是计算。但是欧洲的思考上会有什么问题?不仅在车上,我觉得在经济上也会有问题。所以我自己觉得一个加上计算的事情等同于什么?等同于欧洲今天讲的数字经济。

  欧洲今天好多人在讲数字经济,以德国的工业界在推的工业4.0,我自己的理解是欧洲还生活在一个叫做“数字”的世界。相信上汽好多年前搞过数字化系统。数字化完成了从传统的汽车工业到的汽车工业的阶段性的事情。一个东西不数字化是没有可能到互联上去的,这就是为什么传统IT产业,传统的PC产业完成的所有内容,所有系统的数字化,使得那个传统的互联有个爆发的机会。是因为PC在那个领域数字化是最彻底的,使得它第一次可以跟互联搞在一起。

  同样,大家不可以想象模拟的通讯系统是可以变成移动互联,通讯系统完成了彻底的数字化以后,使得它有机会变成我们今天的移动互联。大家不可以想象模拟的通信系统是可以做这件事情的。我想世界在那个时候完成了从数字到的转换。

  汽车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呢?我自己理解汽车这个行业的数字化今天是很彻底的,但是它是不够的,这也是欧洲讲数字经济这件事情是落后的开始。同样它讲“工业4.0”是说明它的起点是工业制造。所以大家都是从不同的起点或者原点开始往这边考虑的。

  如果我们讲的加计算对未来的判断等同于数字经济加“工业4.0”的话,在美国就讲所谓的“分享经济”,讲产业互联,所以这是不同的地区对最后产业的未来的看法。

  大家想一想在美国为什么能讲分享经济,实际上讲的是以互联为基础设施的分享经济。但是为什么欧洲没有条件讲这件事情?其实今天欧洲几乎所有的互联服务都是由美国公司完成的,不是欧洲自己的公司完成的,这是它能做这件事情天生留下来的缺陷。

  会发生什么变化?就会发生一次彻彻底底的跟过去的经济现象不一样的变化。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意思。

  第二个对这件事情的理解是什么。我觉得对车的信心在哪里?我自己觉得世界有轮子的东西是不会消失,叫什么东西不重要。以前说过世界上有三个最了不起的发明,一个是轮子,一个是电,一个是互联。其他所有的发明都不可以跟这三个东西比。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没有橡胶的世界,轮子是不是橡胶做的不重要,但是大家不可以想象没有轮子的世界,同时轮子在没有装到车上之前是没有价值的。所以我自己觉得轮子是不会消失的。老天给了我们一次机会,世界给了我们一次机会,互联发展到现在又多了一个东西,多了电动车。如果还是传统的动力的车的话,其实互联作为基础设施最大的优越性发挥不出来。电动车这件事情给了基础设施非常大的机会,这两件事情是相辅相成的。好几年前我讲特斯拉就是骗了世界上所有的人。我自己理解特斯拉的车第一天就是最后的车,但是它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我是辆电动车,这是一个很狡猾的想法,我不知道是真这么做还是假这么做。

  我自己觉得苹果骗了中国所有的厂家。为什么呢?就是苹果第一点不是做的公司,但它告诉世界上所有人我是一家做的公司,所以中国就出来一家公司叫小米,以为做就活的下来。我自己觉得这件事情是蛮有意思的,两个不同的东西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会发现不同的产业。互联的基础设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车的行业内在推动力,是因为这场动力的革命。如果是个邮车的话我觉得很多的好处还发挥不出来。

  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二件事情,那个东西对我们长远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第三个,我自己觉得为什么大家后来后来跟张新权说我们把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叫互联汽车,是很纠结的,而不是一般的纠结。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名字是更好的,但是为什么要讲互联车不讲汽车互联呢?或者不讲所谓的车联。

  当时最受我刺激的,而且我觉得非常不对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大家在讲的小对子,就是把车的事情在络的情况下变成一个车跟车,车跟人,车跟环境的问题,我觉得这样的事情是非常误导的。我自己以前学的专业里面,我大学毕业以后教书的10年学的专业是功效学。那里面最早就有一个思想,那时候还是钱学森先生在提倡一些大科学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专业叫“人机环境科学”,所以关于人、机器、环境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有的。

  过去关于这个方面的思考并没有给世界解决太多的问题,当时为什么会谈到人机环境这件事情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美国比较强调一下人跟机器的关系,在中国大家觉得有个更大的东西是环境,把它加进去了。其实这样的思考并没有给学科带来非常大的改变,这个说法是对的。但是这个东西能不能推动巨大的创新是我打的非常大的问号,不是说这样的理解本身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的理解能不能推动产业的变革,一次巨大的创新是值得去反思的地方。

  如果我们把它简单地猜成一个人跟车,车跟环境,车跟车的事情,从思考的角度都没有20、30年前把环境加进去。那时候讲系统工程的这件事情,我自己觉得那个思考是非常有问题的,我自己在云机矫正过去花了很大的事情做车联的事业平台。

  我想今天能跳出来的事情是什么呢?就是不要把它用所谓的传统方法去考虑它们的关系,我觉得车联的羞羞答答的事情没有讲清楚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到底是什么,我觉得要把它明确掉,我觉得这个是互联是要明确的,不然是要出问题的。所以我当时跟新权总在聊天的时候是非常兴奋的。我说这句话不是我在所谓的互联公司工作,这个时候的互联跟10年以前的互联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我经常会讲当互联变成基础设施的时候是画了一条“分水岭”的,这条分水岭是什么?就是互联公司成为基础设施以前的所有的公司都会变成传统公司。在互联变成基础设施以后所有的其他公司就会变成互联公司。

  所以我跟新权谈这件事情是说车联的是互联,不是你瞎折腾出来,这件事情不是以前的互联有什么了不起,我当时说车的出现会改造今天大家认为的互联。原来的互联绝对不能成为车联的互联,这是不需要讨论的。所以我当时跟新权说那个时候说的最热闹的就是互联颠覆这个,颠覆那个,如果我们这个合作做好了以后,车把原来的互联给颠覆掉了。车联这个词的叫法我一直觉得是专家瞎搞出来的,就跟物联这个词,物联这个词也有意无意地模糊掉互联。如果看今天有一个讨论,我不知道车联是不是这个,因为很多人来问我物联这个词翻英文怎么翻,你知道它翻过来的时候绕了一个多大的弯子吗?

  我自己觉得,实际上也不是互联,也不是物联,是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到了互联上去,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如果车联这些东西搞的不太对的话,最后大家会觉得自己可以去组一个另外的基础设施出来,这个对过去的物联也是很大的伤害。所以我才会相信今天我还看不到PC这个物,PC也是互联之一。也是互联之一,我自己觉得今天要看世界上还有第三个东西可以变成互联的主角的话,以我的知识范围能看到的只有一个东西,叫汽车。

  当时我们跟上汽合作好了以后是什么?是大家真正在谈了半天的万物互联是以这辆车的开始为标志的,不然都是瞎说。那个时候我们也不需要新的物联,也不需要新的车联,只要能够把汽车变成一个比,比个人电脑更重要的互联的东西,我不希望把它叫做终端。我们就是要把汽车变成那个东西,我觉得这个世界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我想表达的前面基础是什么。

  这个东西对社会的价值是非常大的,我自己在发布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但是时间比较短就没有阐述这句话。其实后面蛮有意义的地方是什么?就是如果你从基础设施考虑这个地方的话,为了操作系统这件事情我们跟上汽也“吵”了很久,我一直觉得今天的汽车是没有操作系统的,上汽说有很多操作系统,我说没有操作系统,甚至不能惩治为操作系统,只能说是代码。

  我说你今天去买一个硬盘,这个硬盘上也有你说的操作系统,今天你是买不到硬盘没有软件的,其实你是买不到的。今天你找不到一个硬件,没有几行代码可以工作,你找不到了。这个东西不能简单地称之为操作系统,远远没有到“大脑”的程度。

  所以车跟互联做基础设施的匹配,就像车的动力无论是像油、动力,有了以后跟互联所匹配的东西是什么,所以我们才会把操作系统塞到车里,是车的第二个引擎,我自己觉得这是原来车联没有办法来覆盖的概念,这个引擎是彻底地改变了这个东西的。

  所以大家认真想一下看,当到智能的过程大家忽视了一个因素,2007年的时候,发布第一部苹果的时候,你看一下台上的演示,绝对没有我们今天在很当场合讲的问题。比如刚才看到一个生态,刚才边上讲到生态的事情。那个会上没有讲很多我们现在经常讲的事情。有机会的话大家还是应该看第一部苹果发布的时候,他当时没讲什么,最后做了演示是告诉你这一世界上第一部可以上互联的,跟连互联是不一样的事情。如果诺基亚是要比跟互联连是比苹果早做了10年,今天所有的车讲车联就是要把车连到互联上,这不是一件真正的事情。

  所以,要我理解当你第二个引擎的时候,这个车的属性、价值变化。连到互联跟在互联上非常大的差别是什么?我觉得就是回到了到底互联的价值是什么东西,大家觉得互联的价值是什么东西。我自己的理解是互联也好、联车也好对互联的错误认识是什么?他觉得互联就是一个简单的放大的络,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局域放大的,互联最大的价值就是第一次告诉大家数据是有价值的。

  在互联以前大家都把数据当成信息来用,都把数据当成改善他以前的工作方式来做,互联是第一次告诉大家数据的价值在哪里。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过去全世界的民在有出名的互联公司以前大家都不觉得互联最最基本的东西,比如说鼠标点击是有价值的。当微软把别的公司干掉,世界上每一个鼠标点击都是经过微软家里的,都被它扔掉了。尽管原创不是谷歌的,假设把功劳全都记在谷歌身上。你说它是广告公司也好,搜索公司也好,它实际上是点击产生价格的。

  其实互联公司是最早看到了因为有互联数据才能产生价值的群体,如果把它延伸出来讲,互联也是第一次让用户使用它产品的过程来产生新的价值。点击是用户使用产品的过程,在互联以前,所有的制造业,包括软件是没有人知道用户是怎么使用它的产品的。当微软卖出去几十亿份window拷贝的时候,微软最后发现不知道用户怎么用这些产品的。

  今天也是一样,世界上卖了那么多汽车,其实你是不知道用户怎么用这个汽车,你最多做一些用户的回访,但是是没有办法真正知道用户怎么用你的产品,同时你失去了机会。用户在使用你产品的过程当中为你产生价值,这是失去的一次巨大的机会。当有这个引擎的时候第一是什么?汽车变成了非常重要的,像互联一样的数据平台。汽车、用户的使用过程对你车的改进,对你用户是产生价值的。

  如果像美国讲工业互联,比如说机翼,所有做发动机的公司都知道

  ,飞机在空气中运行的是发动机非常重要的东西。这是真正能改变的东西,因为互联是改变不了轮子是圆的这件事情,这个是没有能力的,但是它可以像过去没有数据的时候改造软件公司一样。所以你可以想以下谷歌下一代的汽车制造业的关系跟现在汽车业的关系,至少就是谷歌跟微软的关系。

  大家都是写要写代码的,大家都是造轮子的,大家最后都有个东西叫软件,但是他们的差别跟时代的差别从这里面就出来,这是它引进的非常关键的差别。

  所以你设想一下,如果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的车不几乎是没有价值的,这个因为有了以后,像4G搞起来了,是帮我们铺好了非常好的基础。这是我对第二个引擎的理解。

  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也是最近做一些别的事情想到的,大家知道汽车是给社会带来很多的莫名其妙的事情的。所有的交通堵塞都是车带来的,这个引擎最后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最后的价值就是汽车交通问题不是靠修路可以解决的,交通问题最后是靠汽车来解决,这是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理解。

  所有东西到了互联上你才可以做巨大的效率提升,如果车不在互联上是没有可能。有一次我在杭州讲情况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杭州有200万辆车,除非你的路修的极大,真正管理极致,而且你的发展是渐进的,你才有可能靠修修路,发展轨道交通来做的。杭州每天早上有200万辆车出来,只有开车的人才知道我要从哪里到哪里去,没有人知道的。

  大家想想看一个城市不知道这200万辆车从哪里到哪里去,同时开车的人是没有办法完整地知道道路的资源的,是不可能知道的,即使修路也是不知道的,而且今天我们导航的系统的普及率就10%左右,大家知道这基本上是“瞎子跟瞎子在做事情”,所以这个资源是没有办法被充分利用的,所以只有的车才有机会让城市的管理者知道这个车会从哪地到哪里去。也有可能的车让它随时知道城市的资源在哪里。

  我觉得最后交通的问题是要车来解决的,道路是一个固定的资源。道路可以动用资源的弹性程度对城市来讲远远没有车有了第二个基础设施要大,这是我对这个事情的判断。很多事情要重新思考一下,因为前几天去开珠海航展,看了很长时间,还是蛮震撼的。我们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商飞组织了论坛叫我去,我就跟他讲这件事情,有一次我没想明白,就像他们请教。我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无人车这么热闹。

  因为我在考虑交通事情的时候,我被交警教育过很多次,我第一次跟他们讲可不可以用数据改善一下交通,有两个人教育了我一下,其中一个是真的交通治理的专家。他说王坚你要来弄交通就先把交通控制的事情做标准了。第二个是交警跟我讲的,他说交警是没有四岔路口,中国有十二岔路口。

  我自己在想这件事情,后来又在想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是不是我们说的所有东西的最后事情,我是不知道的,在珠海商飞讲的时候我发表了一个观点,世界上只有自动的飞行器是有道理的,字面上跑的东西自动是没有道理的。为什么这么讲呢?无人机和无人车是完全两件不同的事情大家想一下讲无人飞机其实都是叫无人,我都不知道今天无人车翻译成英文怎么翻,因为无人飞机是叫做robomb,以后飞机上也有自动驾驶,所以我一直不知道中文的自动驾驶翻回去是什么东西。如果是大的飞机上的无人驾驶是有人的,只是无人驾驶而已。

  但是今天大家讲的无人机的东西是用互联作为基础设施的遥控飞机。概念是不太一样的,我到今天一直比较困惑,无人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车我是没有特别搞明白的。但是我一直觉得如果再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进来,我觉得这个车还会改变的。我觉得也是今天讲的无人飞机的基础。

  所以我经常会讲,大家今天讲的无人飞机本身是个大数据平台。还有个什么新的基础设施我觉得的车以及车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不仅是自动车,如果从国外的角度讲,就是北斗。就是定位系统能够有一次巨大巨大的改变,也是让这个车会发生一次非常非常大的变化。如果用刚才互联的角度来讲的话,实际上是车车在不远的将来可能还会有新的基础设施,叫北斗,或者叫GPS。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定位的东西,但它是你的新的基础设施。

  如果这些东西都放在那里看的话你就会突然发现我们不要被一部搞的好像很难受一样。大家可以设想一下看,如果今天不是导航的进度,就讲定位,导航已经到了车上的应用。如果是定位是可以是现在的10倍、100倍的时候,我觉得汽车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的革命性会超过从油到电的变化。其实大家的社会环保是更大一点。今天是汽车最好的时期。原因是什么?

  第一,汽车本身有一次巨大的革命,这个大家都知道。

  第二,好坏,中国的互联公司跟世界的互联公司一起折腾折腾,把互联折腾的像基础设施。

  同时,我们在有生之年还可能看到北斗这样的定位东西能够在精度上提供10倍、100倍的话会提供惊人的变化,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新的车绝对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大家讲车联的车还是联车的车,肯定不是这样一个东西。

  什么时候是标志性的事情?PC比汽车自信的多,为什么PC比汽车自信的多?实际上是后面做人的自信,PC把互联带出来以后从来没有希望PC,它很大气叫互联就好。比PC差一点,把移动互联带出来没有直接叫互联,它叫了移动互联。汽车现在不够自信,一定要叫汽车互联,这个有点土。如果有一点世界上所有的汽车能够做成刚才所描述的那样的话,如果汽车行业能够讲是因为有车,我们把移动互联又带回到了互联,我觉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汽车在里面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互联作为基础设施出来的时候,其实对人类来讲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车。这个东西作为基础设施多了一个引擎,这个引擎最大的价值就是使用过程是产生价值的。这个使用过程产生的价值就是最直接的可以改进你车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同时能把用户得到的更多东西来完成。

  更重要的是它还可以做很多以前你可能做不到的东西,所以这一点我自己是蛮有信心的。

  最后,我想表达一下,在我们做的过程当中蛮有意思的事儿是什么?可能中国是最好的机会来完成这次变革的,可能这边还有多朋友,其实这个不是我们要为中国人争口气,而是在全世界你看一下还有什么组合能够把这三个组合放在一起来完成这次变革,中国是最有条件的。

  所以,我自己理解,我们今天要把TC会开好是为全世界开的。因为全世界可能找不到一个组合能够同时拥有这三个有利的因素的。同时大家都知道这么一个事情的完成是要有牺牲的,是要付代价的,中国可能是最快地来付代价,来完成这件事情的人。我觉得进上汽的合作里面,让我们自己体会到、学习到了非常多的东西。

  最后想表达一下,想想10年、20年以后,如果大家真的去买车的时候已经忘掉了互联,就像大家去买车的时候忘掉了道路的存在,这是我们这件事情刚刚完成的开始。

  文章标签: 上汽集团 阿里巴巴 王坚博士 2016TC互联汽车大会

益气养阴血虚用食补最快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孩子流鼻血怎么处理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