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奥洛帕战记第三十二章仇恨的代价

发布时间:2020-01-19 21:47:43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二章 仇恨的代价

光明纪元1678年4月,在病龛上挣扎了三年多的兽人族可汗终于无法再抗拒死神的召唤,撒手人寰。年轻的阿喀?血斧接过兽人一族代代相传的无上神器:蓝龙号角--世上唯一可以号令蓝龙的,高达三米的一个巨型号角。新一代的兽人可汗终于诞生。

光明纪元1678年8月,月之雨共和国已经基本修复了三年前与兽人和吸血鬼的战争中遭到严重破坏的精灵森林南部,睚眦必报的森林精灵们终于开始对三年前那场战乱的始作佣者--兽人实施复仇。精灵长老院通过决议,对兽人国萨满尼亚发动全面战争。精灵的复仇军队包括1400名精灵弓箭手和魔弓手,200名精灵法师,450名飞马骑射,250名独角兽骑兵,树人80多头,以及5000名人类德鲁依教徒,此外还有波勒王国前马丹王朝留下的“星辰黎明”和“燃烧之心”两个军团残部1800余人。这支军队战斗力相当强大,这对于新任兽人可汗来说,将是一个严竣的考验。

精灵们不会像兽人那样,直接穿过鲜血山脉,向对方发动攻击。他们会从海陆两个方向进攻萨满尼亚。在海上,精灵将动员70多艘战船和运输船,将在萨满尼亚东部海岸登陆;而在陆路方面,精灵决定穿过波勒王国的东南部领土向兽人发动攻击。

对于是否借道给森林精灵使用波勒王国的领土攻打兽人族,国王都里斯一世心里非常矛盾。

一,波勒的国内局势和经济生产才刚刚恢复稳定,这时王国最需要的是一个安稳的周边环境,如果茂然拒绝,可能会因此得罪森林精灵,使东部边境出现压力;

二,王国东南部地区的土地贫瘠,不适合粮食生产,也没有重要的战略要冲。

三,兽人族经常掠夺王国南部边境,都里斯王也想借精灵的手打击一下兽人族,让他们在未来较长的时间内没有足够的实力再来掠夺。

四,都里斯更希望森林精灵能在这一场战争中被削弱,作为君王谁也不想强邻环绕。

从这四点来看,答应借道是有好处的;但另一方面都里斯也为借道之后可能出现的问题感到担心,最主要的就是“星辰黎明”和“燃烧之心”的残部,如果这些前朝遗部利用借道之名,大量渗透进王国东南部地区,然后以那里为基地进行地下复国运动的话,那对于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和尚未十分坚固的新政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后来,都里斯派出代表来到森林里,和精灵执政官阿伊格?晨风经过几轮的谈判,最终达成协议,波勒王国可以借道给月之雨军队通过,但前提是前马丹王朝留下的两支残军不能从这些土地通过,他们将乘船改从海路发动进攻。

这个决定让两个军团的将士们非常不悦,可是现在寄人篱下,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

海水轻拍悬崖,传来阵阵海浪声,从天边飞翔的海鸥呼啸而过。

欧文坐在悬崖上面,遐意在享受着海风。他把玩着一只白色晶石。雷古诺告诉他,这是帕特宁留给他的遗产,必须好好保管。雷古诺还说,帕特宁留给欧文的遗产中,还有一套圣骑士战甲和一把骑士佩剑,但他并不知道这些装备在哪里,欧文以后必须自己找线索来寻找到这批装备,当作是他的一个考验。

两年前,装扮成女佣的艾莲娜将欧文带到钥匙岛,正式开始了他的圣骑士训练。

圣骑士是在修练骑士战技时兼修光明魔法的最强骑士,与兼修指挥艺术的最强骑士皇家骑士相对应,圣骑士以下高到低分别是祈祷骑士、祝福骑士和教会骑士,皇家骑士以下分别是近卫骑士、王权骑士和军团骑士。

中央教庭培训圣骑士、祈祷骑士、祝福骑士和教会骑士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半路出家,即直接从各国军队的已经达到冠军骑士实力的骑士里挑选出对教会忠诚、愿意为教会而战的骑士,让他们离开原来国家的军队,再加入圣殿骑士团,教授他们光明魔法,成为教会骑士,然后逐级向上晋升;另一种是从小载培,集中一批贵族子弟,从小就训练他们骑士战技和教授一些简单的光明魔法,并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直朝着圣骑士的方向发展。在圣光明教历代的圣骑士中,从小载培的圣骑士占70,而半路出家的仅占30。

钥匙岛是从小载培圣骑士的地方。这个岛屿是九大岛之一,之所以取名“钥匙岛”,不仅仅是这个岛东西走向的狭长形态很像一把钥匙,而且它的地理位置更像是钥匙,因为这个岛位于辉煌大陆和莫伦大陆最南端一条极宽的海峡中间,这是奥洛帕海与外部大洋之间最大的一个进出口。虽然寒冰海峡和莫星海峡也把奥洛帕海与外部大洋连接,但航道过于狭窄,而南部的出海口则宽大很多,钥匙岛正好处于入海口的中央位置,更像是大洋进出奥洛帕海的一条巨大的钥匙。

大陆上的居民多次与海神族发生战争,几乎每一场海神战争,钥匙岛都是双方的必争之地。海神战争结束之后,大陆上各种族联军都派军队驻守在钥匙岛上,防止海神族的势力进入奥洛帕海。然而,随着战争的远去,联军解散,各种族军队也相继撤出钥匙岛,最后仍留守该岛只有圣光明教的军队,后来,中央教庭直接把这个岛屿纳入教皇自治领的势力范围,把它作为圣骑士的培训基地。

现在岛上人口为6000多人,其中,与欧文一样参加圣骑士训练的孩子有1000多人,另有100多名教官和助教,圣殿骑士团派驻守卫该岛的士兵和教会神职人员有1200多人,剩下的全部都是当地的村民、渔夫、商人,等。

这1000多名孩子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和考验,他们之中大部分人会被淘汰,能够成为教会骑士的人可能不足四分之一,而最终能够成为圣骑士的可能只有聊聊几人。对于孩子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能够成为祈祷骑士或祝福骑士已经是终极目标和无上的光荣了,毕竟竞争性太大,像欧文那样,立志一定要成为圣骑士的孩子在岛上找不到几个。

“原来你真的在这里!”来者是一个同样穿着学员制服的男孩。

“朱利安,有事吗?”欧文冲那个孩子微微一笑。

“授衔仪式快开始了,你怎么不回去准备?”那名叫朱利安的男孩问。

“急什么呢?还有一个多小时。”欧文将手里的白色晶石放回口袋里,然后把双手垫在后脑上,舒坦地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你看,海风多舒服,大海多美,怎么不趁这个机会好好地享受一下。”

“我真服了你,这个大海每天都看,还不厌吗?”说着,朱利安来到欧文身边,翘起二朗腿躺下。

“朱利安啊。你要知道现在能够得到很多东西并不是必然的。”欧文饶有深意地对朱利安说,“人有一种劣根性,就是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就像你看惯了海之后,就忘记了欣赏大海之美一样,你要知道,在很多生活在内陆的穷孩子,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到海边来,能欣赏一次大海就已经是最奢华的享受了。人应该珍惜已经拥有的东西,否则在失去的时候才发现是失去了,那时才知道要珍惜已经后悔莫及。”

“切!莫名其妙。”朱利安努努嘴,不屑的说,过了一会,他把头转向欧文,“欧文啊,我发现你身上真的有很多秘密啊。你的想法和做事方法跟其他人有很大的区别啊,犹其是你平时说的一些话,根本不像是咱们这个年龄的人应该说的话。再说了,你非要成为圣骑士不可的那种执念很可怕,跟别人完全不一样。还有,你怎么一天到晚都在手腕上绑着半条女孩用的手绢,感觉怪怪的。”

“这个吗?”欧文抬一抬手,“是我跟某个人的约定。”

“某个人?约定?哈哈,是未婚妻吗?”朱利安大笑起来,“说起未婚妻,我家好像也有一个。记得三年前,我才9岁,爸爸用两座城的封地作为娉礼向罗曼大公提亲,要把我和他的小女儿定下亲事,可是这个傲慢的老头居然说不想让他的女儿嫁一个禄禄无为的纨绔子弟,他说,除非我能成为王权骑士或祝福骑士,他才会把女儿嫁给我。切,老家伙这么小看我,什么祝福骑士,我才不稀罕,我一定要混个圣骑士回去,让他彻底后悔当初没有让女儿跟我定亲。”

听朱利安这么说,多少了解他来这里参加圣骑士训练的原因,欧文问:“其实你完全可以在罗卡尔帝国的军队里锻练成皇家骑士,那跟圣骑士是一样的,为什么一定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接受圣骑士训练呢?”

“唉……欧文,你也是知道的,我父亲虽然是帝国的宰相,官居高位,但我们家族几代都是文官出身,这也正是那个骑士家族出身的罗曼大公看不起我的原因。我是家中独子,如果我要在本国参军,父亲和母亲他们肯定想法设法阻挠。所以我瞒着他们向罗卡尔帝国的总教区的教会申请圣骑士训练,结果教会通过了我的考核,这时我父母才知道。由于是教会直接出面,所以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利安滔滔不绝地说的。他是欧文在钥匙岛唯一的好朋友。同时,朱利安也是众多孩子中,除了欧文外极少数立志要成为圣骑士的孩子。孩子全名朱利安?卢梭,今年12岁,比欧文年长一岁,没人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孩子会成为好朋友,因为两人无论家族背景还是资质潜力的差异都相当大。朱利安的卢梭家族在罗卡尔帝国的权倾朝野,而欧文的萨莫林家族却只不过是蜗居在一个小城邦里无人知道的破落贵族。朱利安来到钥匙岛后,就表现出对骑士训练非常出色的资质和潜力;然而,欧文在这方面如同傻瓜,他完全不是一块当骑士的料,毫无潜力可言,别人很快就学会的战斗技巧,他学十次也未必学会,负责训练欧文的教官直言,自己当了教官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资质这么愚钝的学生。所以很快把他放弃了。

然而,欧文没有放弃自己,他知道“勤能补拙”。他用比别人更多时间来训练,并且比别人更加刻苦、更加认真。晚上,大家都睡着了,欧文就一个人在悬崖上练剑;清晨,欧文总是比别人早两个小时起床,长跑二十公里锻练耐力。放假时间,别的孩子到镇里玩,他一个人坚持锻练;教官说他的手握不紧剑,他就把沙袋绑在剑上强化手臂的力量;练高难度动作时由于平衡性不足而经常摔倒,他就每天转几百圈……欧文日复一日地不断对自己进行强化训练,其他孩子一开始当看傻瓜一样看笑话,然而,过了一年多,辛劳终于得到了回报,欧文在与自己班上其他孩子的剑技竞技中,连续击败70多人,最终获得了班上的剑技竞技第二名(第一名是朱利安),在其他孩子的目瞪口呆之中,欧文重新赢回了教官的目光。

连教官自己也说,当了多年的教官,第一次遇上资质如此愚钝的学生,也第一次遇上毅力如此坚强的学生,最终,坚强的毅力战胜了天生的资质缺憾。

最近,欧文与好友朱利安一起成为了同龄孩子里两颗耀眼的新星。在一个星期前的见习骑士考核中,欧文和朱利安一起通过了考核,作为同期通过见习骑士考核的考生当中,年龄最小的两人。

有两个十一二岁孩子通过了见习骑士的考核--这个消息在整个训练营不胫而走,连全座钥匙岛上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就连远在圣教皇岛上的教皇听说后,也相当重视。所以这次见习骑士军衔的授衔仪式与往届不同,将由一名由圣教皇岛派来的圣骑士亲自主持。

欧文和朱利安穿着整洁的礼服,站在一堆比他们高得多的受衔者中间,紧张地等待着圣骑士的出现。他们的内心都非常激动,由圣骑士亲自授衔啊,那将是莫大的荣耀。

千呼万唤始出来,那位圣骑士先生终于出现了,只见他穿着闪闪发光的银白色秘银合金战甲,披着红色披风,在背后挂着他的武器--双手巨剑。他在周围一群等待着受衔的准见习骑士的惊叹和崇拜的目光之中,迈着自信的脚步出现在众人面前。

“欧文,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才有那样威风。”朱利安轻声问身边的欧文,可是他得不到回答,朱利安转过头去,惊讶地发现欧文居然露出了愤怒和仇恨的表情!

是他!没错,就是他!我绝对、永远不会忘记那张脸!如果那天不是他捅穿了我的心脏,梅可内大叔也不会为救我而死!我要报仇!我要为梅可内大叔报复!

“呀--”欧文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吼,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然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抽出了自己的礼仪佩剑,向那名圣骑士的心脏处直冲过去!

虽然来得突然,可是圣骑士的反应相当敏锐,他只轻轻一脚就化解了欧文的攻势,并顺势把欧文踢飞十几米。那圣骑士定睛一看,发现这个孩子的面容有些眼熟。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刺杀米洛勒斯大人?谁派你来的?”跟随圣骑士而来的神官厉声喝问被圣骑士踢得口吐鲜血的欧文。

只见孩子双眼喷出仇恨的火焰,他没有回答神官的话,而是爬起来连忙往身后跑。

“欧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朱利安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不知所惜,他不知道好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追!抓住他!”神官大声命令着,一群士兵向欧文逃跑的方向追去。

欧文一路跌跌撞撞,跑到了他平时练剑的悬崖边,前面就是大海,他已经走投无路了。

“你跑不掉了!乖乖跟我们回去!”欧文转身看到,一群追兵已经来到他身后,他已经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突然,欧文转向悬崖,纵身跳了下去……

(第一部分完)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
漯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银屑病哪家好
泉州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济宁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