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官方救世主 第一百八十一章 火焰图腾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8:02

官方救世主 第一百八十一章 火焰图腾

谁敢动我的兄弟?

嗯…估计很多人敢。

谁能动我的兄弟?

这就真心没几个了。

齐枫是谁啊,都市兵方抚琴的左右手,国际知名佣兵,享誉全球的鸭子教练,是我慧眼看中亲手提拔的闹氏太极总教习,闹氏综合技术学校的主课老师。

这么多的光环之下,是远超常人的战斗力和超高的综合军事素养,这样一个人物,通俗的讲应该只有他伤人,哪个人能随便伤他?

然而他不仅伤了,还是重伤。

我和陪读三人组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闹氏综合技校,在医务室里见到了齐枫,东方抚琴等滋补天团成员陪在一旁。

我看了眼病床上的齐枫,脸上缠着绷带,还在昏迷中,我问东方:“怎么不送医院?”

他摇头:“我们长年在一起出生入死,对彼此的身体状况最熟悉,一些旧伤老毛病到了医院还得费力解释,师父请放心,我和强森的医术都还过的去。”

“过的去还没救醒!”我臭了东方抚琴一句,冷静了一下又问:“现在什么情况,谁下的手查出来了吗。”

小欧抢着说:“我已经把弟兄们都派出去了,现在还没找到线索。”

“叫回来叫回来,你那些手下打家劫舍还行,这种细活他们干不了,赶紧叫回来。”

小欧连忙去打,东方抚琴向我介绍昨晚的情况,没什么太多的信息,和里说的一样。

“不过他的伤势比较奇怪,从现场看,他后背受到巨力攻击,被轰出去十几米,从面部和前胸的擦伤也能看出,在受到攻击时他毫无防备,没有做出任何保护动作。”

我皱紧眉头,能把一个成年男子击出十几米远,并且一击将其打昏过去,这得是多么大的力量,以我的实力,若不使用灵王之力也做不到。

东方抚琴让金宝和强森配合,小心的将齐枫扶了起来,他拉起齐枫身上的便装,将后背露了出来。

“师父你看,齐枫的身上留下了这样一个奇怪的伤痕,应该是行凶者留下的。”

我凑近看去,在齐枫的后背正中有一个清晰的印记,那印记手掌大小,色呈艳红,像一团栩栩如生的火焰,分左右向上升腾。

这是什么古怪东西?

在仙侠世界,有很多门派功法在中招之后都会在目标身上留下独特的印记。那些印记有的是功法隐含的符箓,可以制造后续伤害,有的是气劲真元的运转痕迹,也有一些是法宝神器上的图腾所致。

游中也有类似的伤痕,现实中也不少见,比如打耳光,打屁股,都会留下清晰的巴掌印。

齐枫身上的这个痕迹远比我见识过的要华丽,看起来既绚烂又刺目,明明是火焰图案,却让人不寒而栗。

了解完状况,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决定还是先把齐枫救醒过来再说。

我让他们扶着齐枫盘膝坐好,保证气血畅通,再以一指点在他的心脉所在,一缕内力以回龙迷梦心法注入其中,修补损伤,安抚心神。

不到一刻钟,齐枫从昏迷中猛然惊醒,一张眼就惊呼一声,翻身想要跳出去。

我以回龙剑意粘住了他,不让他乱动,东方抚琴安慰:“兄弟别怕,已经没事了,师父正在帮你疗伤。”

齐枫慌乱看向四周,感受到了体内的内力缓行,慢慢放下心来,重新昏了过去。

我收功起身,东方问我:“已经没事了吧?”

我点头:“没事了,只是睡着了。”

“那让他好好休息吧。”

“休息个毛,叫醒过来,要睡晚上再睡!”

“……”

齐枫被摇醒,睡眼朦胧的捂着后腰嘟囔:“最近也没接富婆团的活儿呀,腰和后背怎么还这么疼……”

东方抚琴将他经历过的事简明扼要说了一遍,然后问:“你能不能想起昨晚都发生了什么?”

齐枫挠头,摸到了脸上的纱布,吓得一声惊叫:“啊!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我是不是毁容了?!”

东方抚琴道:“放心吧,就是点擦伤,我给你抹了斯曼2号,有伤口吸收的更快,回复后皮肤会变得更好呢~”

“哦,那就好,你抹匀了吗?别好了以后跟白癜风一样。”

看来是真没啥事,还有闲心惦记药抹没抹匀呢。

我吼他:“有没有点正行,先把昨晚的事说清楚!”

齐枫老老实实的开始回忆。

“昨晚有一批建筑材料到了,我安排备胎团和前任大军连夜加班搬砖,夜店方面生意也很火爆,基本一个闲人没有。大概是晚上11点左右,到了外卖高峰期,实在抽不开人手,我就帮着跑了几个短程的。”

“先是附近几个住宅区,然后是鼓舞音乐教室,接着是青少年宫,最后一单是北台技校的外国语学院。”

“外国语学院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共点了200多份宵夜,他们自己取了100多份,剩下的人不爱出来,我就用攻城梯从学院的后墙往里送。送完我从原路返回,发现搭好的攻城梯不见了。”

“没有攻城梯,我只能自己往外翻,当时正好有学院的值班校警在巡逻,为了不惊动他们,我就躲了起来,等到有几辆大货车经过的时候,趁着噪音掩护跳了出来,我只记得我安全着地,记忆到此为止了。”

众人沉吟起来,东方抚琴分析:“这么说的话,应该是你一到外国语学院附近就被人盯上了,然后趁你不在撤掉了攻城梯,导致你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校警和翻墙上面,没有察觉到行凶者的存在,这才被暗算得手的。”

他分析的很有道理,若非如此,以齐枫的警觉性绝对不会中招。

我打开电子地图,找到外国语学院后交给齐枫:“你在什么位置翻的墙?”

齐枫在外国语学院男生宿舍后边的一面墙上画了个圈儿:“这里,紧挨着一条主干道,我以前也送过外国语学院的外卖,知道这里的草丛藏了一个攻城梯。”

“主干道…主干道的话应该有监控,走,我们去交警队看看。”

小澳门交警支队中,由花魁出面,以朋友遭遇恶意袭击为由,要求查一下昨晚凌晨左右,外国语学院后院墙附近的监控。

就因为谁来帮花魁查监控的事儿,支队长和教导员差点没打起来。

最后还是教导员劝退了支队长,他说你有家有业,夫妻恩爱,孩子可爱,跟他这个大龄单身男青年争什么争呀,难得有机会接触女神,同志之间就谦让一下呗,关键你一个女同志,能不能有点深沉。

没错呀,就因为是女“同志”才会对花魁感兴趣嘛,花魁的备胎和前任中女同志可不占少数呢。

监控很快就被调出,根据时间显示,昨晚23点30分,齐枫开着一辆送餐小货车来到了事发地点。

他先是把外卖都卸下车,外卖一落地,后院的围墙铁栅栏里立刻像丧尸出笼一样,伸出几十双呜呜渣渣的手,齐枫对照着订货单把外卖递到那些手中。

最后还剩了几十份没人领,齐枫打了个,然后从旁边的花丛里翻找出一副攻城梯,搭到墙上爬了进去。

几分钟后,一队巡逻到此的校警发现了那副攻城梯,围在下面似乎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给抬走了。

原来失踪的攻城梯是被外国语学院的校警没收的,那么待会又是谁对齐枫出的手呢?

又过了十几分钟后,时间显示为23点59分55秒。

齐枫的身影出现在了墙头上,稍一调整就跳了下来。

与此同时!

突然有一道强光打亮了整个屏幕,监控画面一片炙白,两秒钟过后,画面恢复正常,而齐枫,一动不动的倒在了落脚点的十几米开外。

时间,指向了午夜零点整。

诡异的时间,诡异的闪光,足以干涉到监控器的能量。我和花魁东方抚琴面色凝重,这绝对是一起异能者针对我方核心干部的阴谋袭击!

“特么的!”教导员突然大骂一声:“别让我逮到这些对着监控器开远光的,不然非收拾他们一顿狠的不可!”

“啊?”我们惊疑一声:“什么开远光?”

教导员把画面调回几秒,来到齐枫跳下墙的时间点,然后重新播放:“呐~我们这个摄像头是低角度用来拍车牌的,经常有违章司机故意开远光晃摄像头,也有不少是女司机误操作,这样我们就拍不到东西了。这个跳墙的人应该就是被这个开远光的车给撞到的~”

“车撞的?”

“是啊,不然你们以为他怎么会飞出去那么远,这是一起车祸逃逸事件,也有可能是女司机撞了人后没发现……”

我们几人互相看了看,东方抚琴把里齐枫受伤后的照片给他看:“您给瞅瞅,这是车祸造成的伤势吗?”

教导员拿过,一边翻看一边点头:“没错,典型的车祸伤,呐你们看,车标痕迹还在呢。”

我们凑过去:“什么车标痕迹?”

教导员抽出一张齐枫背部的照片,指着上面是那个古怪的火焰图腾自信道:“这不明显是五菱宏光撞的嘛~~”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怎么走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安庆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贵阳哪治儿童癫痫好
深圳妇科病医院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