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妖尊 第一百九十七章 调查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8:35

绝世妖尊 第一百九十七章 调查

古尘离开虎头营之后,并沒有立即赶往天险山庄,因为直觉告诉他,天险山庄之行,恐怕沒有那么简单,他要好好的想想,

一条大河前,古尘静静的站在岸边,西斜的夕阳下,水面波光粼粼,鱼儿不时从水中跃起,给这宁静的画面,平添一份生机,

古尘从乾坤戒中拿出一瓶花露丹,然后倒进了自己腹中,继续发呆,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定然惊骇,一次性吞服十颗花露丹,竟然还不立即修炼,难道不怕被肆虐的元气毁了身体,

可是古尘清楚,他现在的身体,相比较血蝠印之前,又有了很大的提升,算是这大半年被困在天火洞中的意外收获,况且,花露丹他现在有的是,欠缺只是修炼的时间,只好用这样的办法,來将这些花露丹转变成自己的修为,

良久的沉默,待到夕阳消失,夜幕开始降临,古尘这才有了动作,转过身,他向着西方眺望的一眼,随后顺着河道而上,

不管天险山庄之行是否顺利,他都要去,因为天险山庄是他目前唯一有把握找到玄阴教线索的地方,时间不多,他必须要在zǐ阳的死被发现之前,尽可能的将灭了古家的真凶找出來,就算不顺利,也得闯,

……

天险山,原名鹤颈山,像是一只曲颈的鹤脖得名,后來,因为天险道君在上面建立了天险山庄,改名成了天险山,不过,倒也符合这个名字,

因为鹤颈山陡峭非常,寻常人根本无法攀爬上去,就连好的猎手也不敢轻易尝试,说是天险山也不为过,

另外,因为位置的特殊,也使得天险山庄虽然名声在外,但是却很少有人了解山庄内真正的情况,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

天险山下方的一个镇子,古尘赶來的时候,刚刚过去晌午的饭点,为此,饭馆里显得有些冷清,大都在忙着收拾,准备迎接将要到來晚饭时间,

古尘走进一家饭馆,店伙计正在忙着擦拭桌椅,察觉到有人來,连忙转身,但是当他看到古尘之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愣了,

古尘现在的这幅样子,初次看到的人,沒有不惊讶的,

年轻的面孔,却是一头张扬银发,而且身后还披着一件血色披风,说非主流,但是却给人一种很霸道的感觉,

短暂的发愣,店伙计连忙迎了上來;“客官,您有什么需要,”

古尘环视了一下四周,道;“來壶好酒,然后再随便來两碟小菜,”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给您上來,”

店伙计直奔后厨,而古尘则是选定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去,

片刻,店伙计端着一壶酒,还有两碟小菜回來,道了一句;“客官慢用,”便去忙自己的工作,”

古尘坐在靠窗的位置自斟自饮,看着街道外忙碌的人流,他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

确实很棘手,

因为就是在前不久,虎头营的三位龙虎卫到这里來处理一件事情,结果三人被玄阴教杀死在了这个镇子,虽然才只是过去几天的时间,但是,街道上,不管是商贩还是行人,无人讨论,

显然,龙虎卫的死讯对这个镇子的人來说,已经不是稀罕的事情,若是放到凤阳城,就算是过去一个月,也依然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古尘不是喜欢八卦的人,但是镇子里沒人讨论这件事情,就让他沒有一点线索和头绪,相比之下,他此时更希望这个镇子里人,八卦一点,

“难不成要换到另外一个镇子去,”古尘不禁的摇了摇头,他之所以将目标盯在了天险山庄,是因为,不管最近一段时间,还是以前,天险山附近的村镇,时常有龙虎卫出现被杀的事情,

所以,他的怀疑不是沒有根据,但是,他想在去天险山庄之前,看看能不能在附近找出玄阴教的什么线索,毕竟附近是玄阴教经常出沒的地方,但是看这里村民的反应,他感觉自己恐怕找不出什么线索,就算是去别的地方,估计也是这样,

“难道要直接去天险山,”

就在古尘思索的时候,突然,一喝骂声在店内响了起來,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正对那店伙计训斥;“你个嘴欠的东西,我说过多少次了,客人來吃饭,就是來吃饭的,好生招待就好,少说那些有的沒的,你知道哪句话不会召來麻烦,再有下次,你就给我滚蛋,”

店小二低着头也不说话,任由男子劈头盖脸训斥,

终于,待到男子训累了,这才缓声道;“好好的看着店里,我出去散散心,”

“老板放心,我一定将店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丝毫沒受到训斥的影响,男子一脸献媚的笑,

看到这,古尘差点笑了出來,

感情这老板的训斥全都白废了,店伙计丝毫沒往心中去,

待到这店老板离开之后,店伙计露出了自己的本性,肩上的抹布一扔,直接从柜台后舀出一壶酒,自己喝了起來,

看到这,古尘冲着他招了招手,以为古尘是有什么是事情,店伙计嘴里的酒还沒咽下,就匆忙的跑了过來,

“客官有什么吩咐,”

古尘摇了摇头,一指对面;“一个人喝酒太无聊了,陪我喝点,”

店伙计两眼瞪得溜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忙道;“客官,这可使不得,小的就是个干活的,怎么可以和公子您对饮,使不得,”

古尘从怀中拿出一锭金灿灿的元宝;“坐下,就是你的,”

竟然是金子,

看着古尘手中的金元宝,店伙计双眼再也无法挪开,这一锭金元宝,足够他在这店里当上十年的伙计了,

可是出乎古尘的预料,店伙计双眼在元宝上盯了好一阵之后,最后依然摇头拒绝;“这位公子,无功不受禄,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小的能帮,肯定帮,至于这么大一块金元宝,还是算了,”

“你以为我骗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尘有点不相信,这店伙计竟然能挡住金钱的诱惑,

店伙计苦笑;“不是不相信,而是小的沒那个命,”

沒那个命,

古尘品味了一下,随后笑了起來;“你担心有命拿,沒命花,”

店伙计嘿笑不语,

古尘点了点头,确实,任谁无缘无故要给对方这么一大笔钱,都得怀疑他的动机是什么,虽然他不以为这一锭金子有什么,但是在外人眼中却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那好吧,”古尘将金锭收起,道,“我不给你钱了,让你陪我坐下聊聊天总行吧,”

店伙计这才坐到了古尘对面,他看了一下四周,低声道;“公子聊天是假,打探消息才是真吧,”

古尘举起的酒杯的动作停止,他放下道;“你很聪明,懂得察言观色,懂得揣摩,而且,还懂得克制贪欲,我感觉,你不该只是一个店伙计才是,”

听古尘这番话,店伙计脸上有点小小的得意,但是随后又满是失落;“家道中落,沒有办法,只能靠打杂维持生计,”

一句家道中落,古尘顿时明白,看來,店伙计以前就算不是显赫家世,也是大户人家,这一点倒是和他有些相似,

古尘道;“原來是个落魄的公子,”

店伙计连忙摆手;“公子切莫如此说,小的只是一个打杂的,怎么配的上公子二字,”

“能屈能伸,真正的大丈夫胸怀,”

店伙计苦笑,不再回话,

古尘笑了一下;“好了,不如告诉我你的名字,也好有个称呼,”

“公子称呼我黄三即可,”

“黄三,”古尘想了一下,“看來黄兄家中排行老三啊,”

既然是大户人家,肯定不会起一个如此简单的名字,但,世俗中常言,贱名好养活,为此都会有一个小名,如果不错,黄三是他的小名,

黄三不否认,道;“公子是不是要打听什么消息,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一看公子眉宇间的正气,就知道,公子就不是一般人,想问什么,您尽管开口,”

黄三是个聪明人,和这样的人交流,古尘也省的拐弯抹角;“前段时间

,有三位龙虎卫在这个镇子遇害,你可知道,”

原本黄三脸色还有些嬉笑,可是听到古尘这个问題之后,脸色一下沉了下來,

见黄三低头不语,古尘不禁道;“黄兄,”

黄三猛的回过神,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小声道;“公子,请恕小的冒昧,您究竟是什么人,”

他心中有顾忌,

看着黄三犹豫不定的眼神,古尘心中明了,他将手伸进怀中,掏出了龙虎军令牌,道;“你若是知道什么,尽管直说,我保证你的安全,”

龙虎卫,

虽然自己的心思被古尘点破,甚至也知道了古尘的身份,但是黄三的眼神依然有些挣扎,

龙虎卫的身份也不放心,

古尘不禁的皱了一下额头,稍稍的沉思,他最终将自己外面穿着的衣服敞开一道缝隙,露出了里面黑龙使的衣服,

怕黄三沒听说过,古尘解释道;“我是直属zǐ阳大人手下的黑龙使,这次來,是专门來调查玄阴教的,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金昌妇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郑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金昌好的妇科医院
商丘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