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嘴炮流天师 第七十八章 崂山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7:16

嘴炮流天师 第七十八章 崂山

说到崂山,常人最先想到的是崂山道士,就是穿墙盗宝被卡在墙里面那个倒霉蛋,一直教导小朋友不要贪恋钱财,有的放矢,不过沈清明觉得这个故事完全就是扯淡,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童话故事,一个人要是穿墙穿到一半被卡住,岂不是要被石材木材挤爆身体,就算是没被挤爆,也要因为压迫胸腔不能呼吸活活憋死,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童话故事?再其次就会想到崂山风景区。除此之外崂山一派在外人眼中,籍籍无名久已。

但是如若把崂山一派放在天师界中看,那可算得上是如日中天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ZS区域隐居奇人异士极多,上从道家宗师下到巧匠厨神,一应俱全,加上崂山幽静的环境,又吸引了无数名士来此避世,这些人相互熟络之后为了彼此之间有个照应,就成立了崂山一派,道义主道辅儒,既讲究出世也讲究入世,门下组织松散,大多数崂山中人都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只有真武堂的几十人负责护卫崂山安全。

这种日子直到明末清初,满清大举入关,崂山自然不能幸免,崂山中人纷纷出世而战,死伤大半,满清怒极,派一万兵卒进山围剿,崂山大部分人英勇战死,挫败了清兵进攻的锋锐,由此声名大振,吸引了无数明末遗民前来投靠,崂山残部在真武堂堂主林梦白的的带领下重建,新建的崂山不同以往,拿出了之前那些前辈留下的秘书开始研习,成为了北方第一名门,随后林梦白遇刺身亡,新任掌教周梦得举教对抗清廷,康熙末年双方才达成和解,从此之后崂山作为名门一直活跃到新中国成立,在屡次运动中销声匿迹,门下弟子飘零四地,音讯隔绝,接近解散。

如果不是今天见到了这脾气秉性各不相同的三个人,沈清明还以为崂山派已经彻底绝种了。这三个人里面韩尘实力自然不用多说,这简彧小小年纪已经有这般气度,自然是万里挑一。叶冗殊更是深不可测,谈吐举止之间都透着一种压制力,只是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这边儿杨旭和叶冗殊两人各自客套了一番,马屁拍的有来有回,瞎子最是讨厌这种场合,什么招呼都没打,一个人先回了旅店。

叶冗殊好像不怎么放心瞎子,就对简彧说:“小彧别在这傻杵着看热闹了,赶快陪你韩叔回去。他刚把自己手杖插在门前破局,行动多有不便。”

简彧晃晃小脑瓜,一溜烟的去追瞎子了。杨旭看那两人都走了,便好奇的问:“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自然是不当讲了。”叶冗殊爽快的说。

杨旭执着的问道:“崂山一门隐居多年,怎么会突然受秦家之邀前来此地?秦家虽强无非也就是地方枭雄,崂山一派竟然能被惊动下山,想来一定有不一般的理由吧?”

叶冗殊呵呵一笑,道:“此事虽然是本派秘密,但是告诉你们也无妨。”

杨旭:“此话怎么讲?”

“我们来此本是为了报答剑湖宫的恩情,自然不用在剑湖宫门人面前遮遮掩掩。”叶冗殊说,“沈道长,我说的没错吧?”

沈清明一愣,随后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剑湖宫人?不对,准确的说我从来都没拜在什么剑湖宫的门下。”

叶冗殊笑着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说:“我这双眼睛可以见鬼识神,沈天师身上有剑湖宫一派独有的练气法门痕迹,不是剑湖宫人还会是什么?”

沈清明也没打算隐瞒,就把自己如何学会剑湖宫秘法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叶冗殊听了之后也不仅称赞:“没想到天下还有如此机缘?只可惜沈天师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会控制自己周身的元气,学会那些什么指法口诀不过是空中楼阁。缺乏基本的支撑,根本不能像平常天师那样对规则操控自如。”

沈清明问道:“那从头学起,大概要多久呢?好不好学?”

叶冗殊说:“我从五岁开始练气,直到有所小成,用了快十几年。我看沈天师天赋卓绝,想来只会比我快上许多,练气成功也就是七八年的功夫吧?”

沈清明心说等我练好什么气,早就三四十岁了。那时候都是娶妻生子的年纪了,谁还学什么改变规则。

叶冗殊看他这样子,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安慰他说:“沈道长也不必太过伤心,天师一脉有神仙传承,即使不会操控元气,自身的元气可以同样长出同辈一档。加上剑湖宫的法术并不复杂,稍稍学习一段日子就可以入门,任他技巧如何,沈道长都可一战。”

沈清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忙问:“叶大哥,你一直说剑湖宫如何如何,可以给我仔细讲讲这个剑湖宫的来历吗?我对剑湖宫的了解现在只停留在是个天师组织的地步上,始终没有更多的机会去深入了解。”

叶冗殊摇摇头说:“天师之间相互扶持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我对剑湖宫也只是了解到一些皮毛罢了,深入详谈恐怕无能为力。我姑妄言之,沈道长姑妄听之就好。”

这剑湖宫原本是崂山一派的分支,但是早在明朝中期就从崂山分离出来,在湖广一带开枝散叶,据说剑湖宫成立的目的是为了防卫某种不知名的存在,第一代剑湖宫弟子在与某种存在的交战过程中死伤大半,从此这个剑湖宫变一蹶不振,人数始终没有超过百人,十分平常的延续着传承,清兵入关后剑湖宫人反向北上东北一带,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剑湖宫居然在满清的眼皮子底下安营扎寨,最后剑湖宫与崂山断绝了联系,有人说是剑湖宫人投靠了满清,有人说剑湖宫人被满清发现满门抄斩,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直到解放战争时期,剑湖宫传人才算是和天师界取得联系,恢复了剑湖宫这一名号,期间失踪的这些年干了什么,谁都说不上来。说到崂山,常人最先想到的是崂山道士,就是穿墙盗宝被卡在墙里面那个倒霉蛋,一直教导小朋友不要贪恋钱财,有的放矢,不过沈清明觉得这个故事完全就是扯淡,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童话故事,一个人要是穿墙穿到一半被卡住,岂不是要被石材木材挤爆身体,就算是没被挤爆,也要因为压迫胸腔不能呼吸活活憋死,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童话故事?再其次就会想到崂山风景区。除此之外崂山一派在外人眼中,籍籍无名久已。

但是如若把崂山一派放在天师界中看,那可算得上是如日中天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ZS区域隐居奇人异士极多,上从道家宗师下到巧匠厨神,一应俱全,加上崂山幽静的环境,又吸引了无数名士来此避世,这些人相互熟络之后为了彼此之间有个照应,就成立了崂山一派,道义主道辅儒,既讲究出世也讲究入世,门下组织松散,大多数崂山中人都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只有真武堂的几十人负责护卫崂山安全。

这种日子直到明末清初,满清大举入关,崂山自然不能幸免,崂山中人纷纷出世而战,死伤大半,满清怒极,派一万兵卒进山围剿,崂山大部分人英勇战死,挫败了清兵进攻的锋锐,由此声名大振,吸引了无数明末遗民前来投靠,崂山残部在真武堂堂主林梦白的的带领下重建,新建的崂山不同以往,拿出了之前那些前辈留下的秘书开始研习,成为了北方第一名门,随后林梦白遇刺身亡,新任掌教周梦得举教对抗清廷,康熙末年双方才达成和解,从此之后崂山作为名门一直活跃到新中国成立,在屡次运动中销声匿迹,门下弟子飘零四地,音讯隔绝,接近解散。

如果不是今天见到了这脾气秉性各不相同的三个人,沈清明还以为崂山派已经彻底绝种了。这三个人里面韩尘实力自然不用多说,这简彧小小年纪已经有这般气度,自然是万里挑一。叶冗殊更是深不可测,谈吐举止之间都透着一种压制力,只是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这边儿杨旭和叶冗殊两人各自客套了一番,马屁拍的有来有回,瞎子最是讨厌这种场合,什么招呼都没打,一个人先回了旅店。

叶冗殊好像不怎么放心瞎子,就对简彧说:“小彧别在这傻杵着看热闹了,赶快陪你韩叔回去。他刚把自己手杖插在门前破局,行动多有不便。”

简彧晃晃小脑瓜,一溜烟的去追瞎子了。杨旭看那两人都走了,便好奇的问:“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自然是不当讲了。”叶冗殊爽快的说。

杨旭执着的问道:“崂山一门隐居多年,怎么会突然受秦家之邀前来此地?秦家虽强无非也就是地方枭雄,崂山一派竟然能被惊动下山,想来一定有不一般的理由吧?”

叶冗殊呵呵一笑,道:“此事虽然是本派秘密,但是告诉你们也无妨。”

杨旭:“此话怎么讲?”

“我们来此本是为了报答剑湖宫的恩情,自然不用在剑湖宫门人面前遮遮掩掩。”叶冗殊说,“沈道长,我说的没错吧?”

沈清明一愣,随后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剑湖宫人?不对,准确的说我从来都没拜在什么剑湖宫的门下。”

叶冗殊笑着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说:“我这双眼睛可以见鬼识神,沈天师身上有剑湖宫一派独有的练气法门痕迹,不是剑湖宫人还会是什么?”

沈清明也没打算隐瞒,就把自己如何学会剑湖宫秘法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叶冗殊听了之后也不仅称赞:“没想到天下还有如此机缘?只可惜沈天师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会控制自己周身的元气,学会那些什么指法口诀不过是空中楼阁。缺乏基本的支撑,根本不能像平常天师那样对规则操控自如。”

沈清明问道:“那从头学起,大概要多久呢?好不好学?”

叶冗殊说:“我从五岁开始练气,直到有所小成,用了快十几年。我看沈天师天赋卓绝,想来只会比我快上许多,练气成功也就是七八年的功夫吧?”

沈清明心说等我练好什么气,早就三四十岁了。那时候都是娶妻生子的年纪了,谁还学什么改变规则。

叶冗殊看他这样子,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安慰他说:“沈道长也不必太过伤心,天师一脉有神仙传承,即使不会操控元气,自身的元气可以同样长出同辈一档。加上剑湖宫的法术并不复杂,稍稍学习一段日子就可以入门,任他技巧如何,沈道长都可一战。”

沈清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忙问:“叶大哥,你一直说剑湖宫如何如何,可以给我仔细讲讲这个剑湖宫的来历吗?我对剑湖宫的了解现在只停留在是个天师组织的地步上,始终没有更多的机会去深入了解。”

叶冗殊摇摇头说:“天师之间相互扶持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我对剑湖宫也只是了解到一些皮毛罢了,深入详谈恐怕无能为力。我姑妄言之,沈道长姑妄听之就好。”

这剑湖宫原本是崂山一派的分支,但是早在明朝中期就从崂山分离出来,在湖广一带开枝散叶,据说剑湖宫成立的目的是为了防卫某种不知名的存在,第一代剑湖宫弟子在与某种存在的交战过程中死伤大半,从此这个剑湖宫变一蹶不振,人数始终没有超过百人,十分平常的延续着传承,清兵入关后剑湖宫人反向北上东北一带,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剑湖宫居然在满清的眼皮子底下安营扎寨,最后剑湖宫与崂山断绝了联系,有人说是剑湖宫人投靠了满清,有人说剑湖宫人被满清发现满门抄斩,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直到解放战争时期,剑湖宫传人才算是和天师界取得联系,恢复了剑湖宫这一名号,期间失踪的这些年干了什么,谁都说不上来。

嵊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怀柔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河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宁波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银川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