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驭兽主宰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白水泽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1:17

驭兽主宰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白水泽

步入净水阁中,萧阳的目光在其中扫了扫,眼中掠过一丝讶异,这药铺,完全没有其他商铺的复杂摆设,仅仅有着两张木架,分别置于墙角两侧,而且那木架的纹路,隐约给人一种遥远的时代感。

目光前移,在商铺的最前方,一名青年正趴在柜台上,面色慵懒的把玩着手边的香炉,一股清香的气息,自其中散发出来,仅仅闻上一下,便是令人心情舒畅。

望着那名青年,萧阳的脸色略微有些怪异,漂亮的女子他见过不少,但面容这么精致的同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单是那白皙的皮肤,就连许多女子,都是略有不及。

“小家伙,你想找什么?”青年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庞,传出的声音中,透着许些散漫。

“前辈,请问您这里,是否有这三种灵药?”萧阳干咳一声,将一张白纸递了过去,道。

“幽绮天香草,龙葵果,幽冥蕊,这几种灵药,倒是稀奇。”青年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桌面,香炉中袅袅升起的烟雾,肆意的氤氲在他披散的黑发上。

“抱歉,恕白某店小,这三种灵药,并不曾见过。”青年屈指轻弹,记载着至心丹炼制材料的纸张,缓缓地又飘回了萧阳手中。

失望的叹了口气,萧阳抿了抿嘴角,虽说在踏入这间商铺之前,他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听到这肯定的言语,还是难免有些消沉。

“打扰了。”萧阳拱了拱手,便是转过身去,走向商铺之外。

看着萧阳的背影,青年眼眸闪烁了一下,一抹淡淡的笑容,在俊美的脸庞上掀了起来。

“等等,小家伙,你和幽璃,是什么关系?”

闻言,萧阳的脚掌,顿时僵在了空气中,久久都未落下。

片刻后,萧阳方才转过身来,一脸错愕的盯着青年,而后者的脸庞,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刚才出言的,并不是他一样。

“前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萧阳面色平淡,但那置于身后的右手掌心中,却是有着一道锋利的冰刃,陡然闪现。

“呵呵,别紧张,我并没有其它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名白水泽,帝国中央,白家之人。”青年笑了笑,道。

白家!

萧阳的身体,顿时紧绷,一抹淡淡的寒意,在眼中闪掠而过。

“你对白家,好像很抵触?”白水泽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

“只是没有好感罢了。”萧阳冷笑一声,若是被眼前的青年知道,前不久他才杀了白家的白凇,恐怕他儒雅的作态,会被瞬间撕破。

“白家啊,好久都没回去了。”白水泽摇了摇头,轻声道:“看你的样子,好像和白家有什么仇怨,不过放心,白家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这个姓,也不过是挂在上面而已。”

闻言,萧阳在心中皱了皱眉,他已经有些摸不清楚,面前的青年到底是何用意了。

“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不打算介绍一下自己吗?”白水泽笑眯眯的模样,给人一种极为温和之感,一时让人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我名萧阳。”萧阳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以实相告。

“果然,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的影子,不知道萧烈那家伙,现在还好吗?”白水泽叹了口气,声音平缓的道。

闻言,萧阳手心中,有着冷汗渗出,他第一次有种,被人看穿了所有秘密的感觉。

先是幽璃,再是他的父亲,这名为白水泽的青年,好像对什么都了如指掌。

“你的父亲,当年在帝国中央,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当然,出了雪月之后,更是一飞冲天,可惜……”白水泽轻轻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你认识我父亲?”萧阳急声问道。

“何止是认识,四十年前,有个叫冰莲上人的家伙,冰冻了铁石城,屠灭了十万生命,之后,就是由我和你的父亲,将他亲手斩杀。”白水泽说到此处,眼中露出许些追忆。

闻言,萧阳脑海犹如雷霆劈落,白水泽的话语中,蕴含了太多信息,而这些信息,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四十年前,那岂不是说,他的父亲萧烈,至少也得六十岁了?

虽然修炼者的生命极其漫长,六十岁对于灵主来说,只是青年期罢了,那为何,萧烈的模样,看上去明显是中男人?

而且,刚刚白水泽好像说过,冰莲上人是由他和萧烈斩杀,可以后者灵主级的实力,为何有参与此事的资格?

萧阳心中犹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一个个疑问,不断的冒了出来。

“怎么,萧烈没有和你说过?”白水泽疑惑的看着萧阳,旋即伸手一挥,两扇大门哐的一声关上,门外即将踏入水境阁的两人,顿时呆在了那里。

“能不能讲一下,我父亲当年的事情?”萧阳摇了摇头,苦笑道。

“算了,有些事情既然萧烈不打算告诉你,那我也没有多嘴的必要了,现在我们来谈一谈,关于幽璃的事情吧。”白水泽话音一转,笑眯眯的道。

“幽璃?”萧阳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不错,你的身上,有一丝天葵星的气息,我想,我的感知是不会出错的。”白水泽点了点头,声音中带着一些戏谑。

“天葵星?”萧阳闻言,脸色倏然一变,幽璃的玄兽,竟然是天葵星!

天葵星,水属性玄兽,位列玄兽录第七,虽然玄兽录的排名并不是以实力划分,但排名越靠前,在灵兽大陆上出现的次数就越少,关于天葵星最近的记载,都停留在数千年前。

“你又和幽璃是什么关系?”回过神来,萧阳眼中,突然浮现出一丝戒备。

“呦,吃醋了?”白水泽笑了一下,虽然话音不温不火,但那副挑衅的姿态,却是让人极为恼火。

“你管得着吗!”萧阳这时,再也没有了面对前辈的姿态,直接冲白水泽翻了个白眼。

“严格说来,我算是幽璃的叔叔。”白水泽玩味的挑了下嘴角。

“见过白叔!”萧阳想都没想,便是连忙作揖,那态度变幻的速度,令得白水泽都是愣了一下。

“你倒是不客气。”白水泽哭笑不得的道。

“既然前辈和我的父亲认识,那么叫声叔叔,自然也不过分。”萧阳正色道,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脸皮原来也可以这么厚。

“想不到一转眼,我都这么老了

。”

白水泽摇了摇头,笑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一些秘密我就不必保留了,你的那几种灵药,的确极难寻找,不过那幽绮天香草和幽冥蕊的下落,我倒是知道一些。”

闻言,萧阳眼前一亮,手中的白纸,也是不由被他激动的手掌揉捏成一团。

没想到,仅仅一下午,就能知道两种灵药的线索,踏进这净水阁,果然是这一天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去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哪的
到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哪儿
去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