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至尊神武 第九百三十六章 强援来到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2:38

至尊神武 第九百三十六章 强援来到

上古仙器,跟普通法宝相比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虚天子一看就吓了一跳,这天罗在这整个修仙界里,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随意使用的。

天罗虽然不具有攻击能力,但是它的防御能力在法器界当中,此物敢説自己当第二的话,就没有法器敢称第一了。

而且这件法器还能够听从施法者的心愿,随意变化大xiǎo,甚至还能帮施法者捆住境界远高于自己对手!

所以,非常疯狂的风刃连绵不绝地直直朝着“寇怀山”打过去,却被飘在“寇怀山”面前的xiǎoxiǎo天罗毫不费力的拦了下来。

那张xiǎo浮现在半空中,上下翻动,仿佛是在嘲笑虚天子一般,一副xiǎo伎俩,都不够我塞牙缝的样子。

“寇怀山”看到了虚天子脸上的神色

至尊神武  第九百三十六章 强援来到

,心里冷冷的哼了一声,这时他专心的打起结印,准备在下一招将虚天子一举拿下。

而虚天子看到自己由元力形成的风刃被如此简单的拦了下来之后,心中一阵大骇,只见他再次用双手飞快的结着印,口中念念有词。

“去!”

虚天子喝了一声!

那风龙倒是不再往外面甩出风刃了,但是却发出了闪闪的金光,整条龙身金光大冒,而周边的空气中的元力,涌动得更加的快了,哗哗哗的朝着风龙的体内用了过去!

风龙得到了周边的元力,还有虚天子结印传达到的元力做成了后盾之后,身上的金光更加耀眼,在黑夜当中,像是一轮初生的太阳一般,扎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随着虚天子的一声低吼,他的双手一用力,打出一个结印,那金龙便俯下头来,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而虚天子的手指飞快的翻转着,可以看出他在打一个难度非常复杂的结印,接着,他手指一指那条金龙,大喝一声“龙来!”

只见那条金龙伸展开来,光芒四射,金光闪闪,一瞬间伸展开来居然有十几丈长!张牙舞爪的朝着“寇怀山”的方向而去!

“气吞山河!”

虚天子没有一diǎn迟疑,手指一指,那金龙直直的张开大口,气势汹汹的朝着“寇怀山”一头扎过去,只听噼里啪啦的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金龙一头扎上那张天罗!

金光和黄光交织在一起,光焰突然间变得十分耀眼,似乎一时间,金龙和天罗不相上下,但是没有多久,金龙身上的光焰似乎又渐渐少下去,以肉眼看的见的程度,慢慢地失去那金灿灿的光华。

眼看自己的金龙就要被那张天罗所消磨吞噬掉,虚天子顿时额头冷汗直冒,赶紧大喊了一声:“收!”

金龙随着这个声音,马上变xiǎo起来,迅速退到了虚天子的身后。

只是这样一来,那个天罗愈发嚣张起来了,气焰大涨,尾随在金龙身后穷追不舍,大有要把虚天子直接捆下的意思!

可是就在这时,原本站在虚天子身后的陈恒突然站了出来,双手结印,从陈恒的身上突然飞出一道数丈高的紫光。

呈现出一个葫芦的形状,竟然毫不示弱的挡住了天罗的去路,与之纠缠了起来。

这时,只见半空中一会儿是黄光大放异彩,一会儿是紫光映满半个天空,一时半刻,竟然分不出上下!

原来这是陈恒催动了紫金葫芦,已经到了元神中期的陈恒让这件法宝变得更加凌厉起来。

紫金葫芦一被驱动,不但形状变得大了数倍,而且连外壳上也隐隐约约如同精要破壳而出的凤凰一般,光芒夺目,变得气势惊人,让人不敢直视!

若非陈恒此时已经到达了元神中期,这紫金葫芦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抵挡得了天罗的攻击。

灵宝的威力不仅仅是取决于宝物自身的特性,而且还与修炼者的境界有很大的关系,简单来説,就是法力越高强的人,越能够将法宝的威力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

如果自己突破到阴神境,不知道再操控这件法宝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的形态……

这个时候,陈恒一边跟寇怀山打斗的时候,居然还忍不住分神想了一下。

陈恒和“寇怀山”的法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紫金葫芦和天罗上面,所有身心都在操纵着它们相互争斗,不敢有些微的怠慢。

因为这一不xiǎo心,可能就会将自己的法宝给打碎掉,而这法宝,和修者本来就是血脉相连的关系。

法宝一毁,那么持着法宝的主人也必定会跟着受到牵连,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就这样,在紫金葫芦与天罗的交互打斗中,陈恒与“寇怀山”的争斗就变成了一场看谁的法力比较多的比赛了。

虚天子在一旁看着陈恒指挥着法宝,一边看向“寇怀山”的法力颜色已经由浓转淡,慢慢变得不那么鲜艳,这代表着法力的逐渐枯竭。

这个冒牌寇怀山由于刚才和虚天子已经斗过了一轮,元力已经流失了不少,这回恐怕就要败下阵来,只是还在苦苦支撑而已。

陈恒此时才有淡淡的笑容,似乎已经掌控了局势,看样子打败此人是早晚的事了。

可是突然间,寇怀山再次爆发出惊人的元气波动,天罗瞬间涨起七八尺,将紫金葫芦dǐng开,接着又立刻缩xiǎo。

一个翻滚,掀起了无边的沙尘,铺天盖地往陈恒方向压去!

一招突袭得手,“寇怀山”哪管陈恒多想,立刻反手出剑指,将天罗哗啦啦撑出三丈大,如同渔一般袭向陈恒。

将紫金葫芦牢牢困住,从远处看,正如一颗巨蛋被一张大捕获。

处于劣势中的陈恒原想通过紫金葫芦来防御天罗,即使被缠住,也可以用自己的法力优势来挣脱。

哪料到用力一挣,天罗竟发出铿锵之声,犹如千万把利刃相互挥砍,挂起阵阵火花,但是天罗却纹丝不动,反而包得更紧了一些。

陈恒久经战斗,此时直觉不好,暗叫一声“糟糕!”

在一旁的虚天子也看出了端倪。

原来这天罗贴到紫金葫芦的蛋形外壳上,刚好将法力的对抗分散开来,陈恒不可能只往一个方向输送法力,否则会破坏对抗平衡,至使法器变形。

这天罗变形倒没大碍,可是紫金葫芦是规整的蛋形外表,变形了等同于毁灭。

“寇怀山”正是利用了这一diǎn,用薄弱的法力分担整张天罗,以此来困住陈恒,虽然由于紫金葫芦蛋形的坚固而没办法突破,但是同样的,身处紫金葫芦之中的陈恒也没办法轻易挣开。

“寇怀山”嘿嘿一笑,目露凶光,因为他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暂时成功挽回了败局,甚至在场面上占据了上风。

陈恒又试了试,发现自己果真是无法靠浑厚法力强硬突破天罗的笼罩,此时困在自己法宝幻化的“巨蛋”当中,真是有苦説不出。

虚天子也深受震撼,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冒牌的“寇怀山”竟然有这么老道的斗法经验。

能在自身法力占劣势、场面也占劣势、即将落败的情况下,用似是顺手拈来的两招就反败为胜,简直匪夷所思。

但是还好,“反败为胜”还説得太早了些,至少陈恒此时的情形虽然狼狈,但依旧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只要想出挣开天罗的法子,胜利必然手到擒来。

陈恒自然也知道这一diǎn,一方面是由于紫金葫芦乃心爱法器,不愿乱做尝试,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新练成的东皇九息太过耗法力,不愿轻易出手。

其实,陈恒也想过召唤出心血石中的牛魔王,来帮助自己共同对敌,不过想到现在身处天罗内,万一连牛魔王也一起被困住,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这片刻迟疑,战局已经又发生了改变。

只闻“寇怀山”大喝一声,双目放光,一手控制天罗捏着剑诀,另一手结起咒印,唤出大火球,在空中挑起诡异的弧度,直指陈恒!

“轰隆”巨响!

大火球穿过天罗的缝隙,砸在紫金葫芦之上,泛起道道波纹及一缕青烟。正如投石入湖,涟漪荡漾。

“哼!这xiǎo子,贪得无厌,在这情况下竟然还妄想突破紫金葫芦的防御?”虚天子在一旁暗骂。

但是“寇怀山”似乎完全不气馁,再次唤起大火球,砸在紫金葫芦的同一位置。

难道他想单diǎn突破?

此时位于紫金葫芦当中的陈恒也感到困惑,要知道这紫金葫芦乃是陈恒如同自身手足的法器,区区转移法力防御单diǎn攻击这种技术,简直如同勾勾手指那般容易。

怎知“寇怀山”的火球一个接一个,似乎完全不在乎这只能导致一种结果:就是他更快地耗尽自己的法力。

“这人怎生如此愚蠢,之前还觉得那两招挽回败势有如神来之笔,但是此时的举动真是是一头拱墙角的笨猪。”

虚天子在一旁看着,都几乎忍不住想笑出声来。

然而,陈恒的心里却隐隐有股不安,被这火球击打中,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总觉得浑身不舒服,感觉像是掉进了某个圈套当中。

果然,他看向另一边的“寇怀山”,只见那人嘴上挂着让人恼火的嘲笑。

陈恒一愣,只看到又一个火球飞来,他下意识地再次挪动紫金葫芦表面的法力进行防御,但是却听到了头dǐng上方传来一声不妙的脆响!

原来,这火球这次竟然改变了方向,原本都是砸在紫金葫芦下方同一个位置,此时完全调转,砸在了正上方!

陈恒因为习惯的缘故,没再去判断火球的轨迹,将法力挪到了下方去,所以上方正是最薄弱的位置!

好在紫金葫芦本身足够坚固,没有被一下子击碎。

但是天罗马上又开始发力了,上面的法力迅速增加,看来是“寇怀山”已经将全身的法力全都用来操控天罗。

一阵“咔咔咔”的锐响在紫金葫芦表面发出,原来天罗加大了收缩力度,而且把法力流动给控制缓慢了!

又一颗火球飞向头dǐng!

虚天子在旁边一看吓了一跳,赶紧操纵着风龙直直的朝着朝着那颗火球扑去,赶在火球就要将紫金葫芦击碎之前,风龙在半空中勉强将其抵挡下来。

这时,“寇怀山”冷不丁地一笑,一出手,又打出了一颗巨大的火球!

“陈恒xiǎo心……!”虚天子在一旁看着干着急,他的风龙已经带着之前的火球飞到了半空中,现在要让它回头来再挡这第二颗火球也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一个声音从半空中响起,淡淡的念了一句法号:“阿弥陀佛!”

宁德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宁德白癜风治疗费用
宁德好的白癜风医院
宁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宁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